业余警察(小说连载三十)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95598网上营业厅_53小说网_435000黄石人才网_12999英语网090论坛
阅读模式

标题:业余警察(小说连载三十)

第 十 五 章

魏光早已不是情窦初开的人了,他对女人的身体并不陌生,入狱前亦有过性经验,但与几个女人的接触时间都不长,故谈不到什么情感上的纠葛。但他此刻对阿静的身体并没有多少感觉。他知道自己这次在这样一个太偶然的机遇里进入范家的核心后,等待着他的事情太多也太重,他必须要使出浑身解数方能对付之,稍有大意,便会全盘皆输,且会输得连卿卿性命都难以自保。魏光从小便比之身边的孩子们要理性的多,况且这几年的狱中生活更令他懂得了节制的重要。

一个人在有生之年,若想成就一件大事,便必须要懂得并做到强烈的控制与适当的心理释放。如不是这样,那这个人就犹如当街放的个屁。

魏光把目光从阿静光洁细腻的身体上收起来,然后下了床,开门出去了。而阿静却仍在床上卷曲着身体哭泣……

老宅子与最近的海边不过百米,魏光来到海边,找个地方坐下来。他想抽支烟,却忘了带出来,只能作罢。他望着在半圆的月下的海水静静地朝岸上涌来……他的思路又回到了那些欲做的事情中去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查访,他知道巴爷防范的很严,出门时身边至少带着七八名精悍的保镖,下手并不容易,把那些失去的盘子收回来就更是谈何容易。灭巴爷,需要一个处心积虑的全盘计划,且这个计划的每个细节都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纰漏。

不知什么时候,老虾默默地出现在魏光身边,他也在魏光身边坐下来,并递给魏光一支烟,两人抽着烟看着海水和浩渺的天宇,皆无话,但却想着同一件事。

魏光开始带着阮文,阿青和朗月转盘子,所谓转盘子就是熟悉地形环境。并且老虾已不再陪着他们,因为巴爷的人认识老虾的很多。老虾给魏光找了个圈子以外,但人很靠实的兄弟做向导,这人以前是出租车司机,因肇事被吊销了驾驶执照。这小子对香港以及澳门熟得就像摸着自己的脚丫子想美事一样。

王禹带着菲儿在巴哈马周边的十几个小国家转了一个多月后才回到了拿骚的农场。他这时的情绪已基本上稳定下来,也不怎么发脾气了,看着菲儿也又像个真正意义上的美人了。但经过这件事后,王禹的心理包括生理上都已是元气大伤,和菲儿在性交方面的次数亦是骤减,这令菲儿很是感到了空前的失落和相当的不满意。但王禹并不怎么去理会她,而是终日要么在那栋孤单孑立的石头小楼里发闷,要么便是在农场里的树丛中没完没了的散步。农场里养着两只身高体壮,大耳朵的巴尔摩猎犬,这两只巨型犬跟王禹并不十分熟络,但王禹回来后总是喂它们一些肉食,故这两只犬很快便对他产生了亲切感。所以,他散步时,这两只犬便经常跟着他。王禹前两年还买了两匹经过训练的赛马,一匹浅棕色,一匹是有点儿杂毛的黑色,两匹马都很漂亮。买时价格也不菲,这两匹马都是因为反应上出了点问题而被淘汰的。王禹偶尔也穿上骑师服,戴上头盔骑一会马。但他再无了以往的那种休闲的心态,往往跑上几圈便兴趣索然了。

晚上吃过饭后,王禹坐在楼上的逍遥椅上打着晃,脑子里仍然转着复仇的念头,但他这时已能够相对冷静的考虑细节和具体的时间步骤。如果在这个案子结束之后对萧乾进行报复,那么在理论上讲是要稳当一些,亦能够从容安排。但钱小刚这帮弟兄就会死得有点不能瞑目了。在这个团伙中,他是当然的领袖和大哥。打小,钱小刚,张雷和钟启明便随着自己,真是鞍前马后一点都不敢趋前或落后,确是忠心耿耿,肝脑涂地。大家趾高气昂也罢,还是在走背字的时候弓背低眉也罢,都是在一个葫芦瓢里饮水,更是在一条板凳上打尖儿。可现在,弟兄们都他妈的一股脑的栽了进去,只有自己万幸漏了网。但在兄弟们赴死之前,自己若不露面,甚至连点他妈的动静都没有,这也显得忒不义气了,弟兄们咽气之前也定会骂自己一通。王禹不是这种人,他一直为自己的仗义而感到始终大气磅礴,甚至是居高临下。当然,这亦是对那些值得和有必要的人方如此,而在大街上信手施舍仗义的人无疑会被人扭送回精神康复中心的那幢灰色小楼里去,然后便是咣当一响的锁门声。

王禹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要在兄弟们赴死之前做出一点举措,并且这一举措一定要有轰动效应,或者说,要让弟兄们知道把他们送上黄泉之路的萧乾已经在黄泉路上开始行乞了。这样弟兄们的心里才能平衡一些,同时,亦不枉了大家这一场兄弟之交。

王禹到了此刻,脑子里已很少去转家人了,他知道父母尽管会伤心,但更多的则是绝望和痛恨,因为贩毒这一现实对他们那种人来讲是太陌生亦太难以接受了。既然如此,那么现在再去想象他们的感受也就显出了愚蠢和多余。而其他的牵挂也在这时候显出了朦胧甚至飘渺,往事如烟不假,那也得看是什么烟?火葬场上空的烟真的没什么好看的。

王禹与平民百姓的心态毕竟不同,他是在权力的圈子里长大的,对权力自然也就有其独特和根深蒂固的理解和认识。所以,尽管他知道自己犯下的是不赦之罪,但他心里并未将横江的诸法律机构放在眼里,甚至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反而更是一屑一顾了。成者王侯败者寇的观念在王禹的意识里演绎的要比之常人深刻的多,同时也简单的多。

王禹还分析到,尽管自己作为首犯在逃,但钱小刚,张雷,钟启明的个罪也必成死罪。也就是说,自己归不归案,他们都已是必死无疑,那么剩下的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了。王禹算计着时间,估摸着案件的进展。然后,想着如何动作?又什么时候动作?他打算简单做一下易容手术,而为什么要简单?就是他要让萧乾在死之前能清楚的知道自己他妈的是谁?如果被萧乾误认为是自己雇了个杀手去了结他,那王禹的面子岂不是让秃鹫给啄烂了?每每想到这里,王禹的嘴角都会生出来一股冷气逼人的笑意。另外,王禹对横江的情况也并非会一无所知,他还有一条埋得很深的线,这个人就是父亲的秘书肖云。这个关系王禹再未对其他人讲过,包括钱小刚等人。他与肖云的私交很深,但来往却不密切,大家心中有数。王禹毕竟是个颇有心计的人,他留下这条线亦是为了恐怕有那么一天,而这一天终还是迈着黑洞洞的步子来了。他以前并不让肖云为自己做什么事情,但却给了他一百万现金。现在呢,这笔钱该起作用了。当今社会,别说免费的午餐,就是简单的宵夜也得花钱,更何况这是一百万现金,这对于一个年收入仅三万余元的正科级公务员来讲,难道还不足以形成一个概念吗?但截至目前,王禹仍未与肖云联系,他在等,在等到一切都在箭弦上时,才会拨通那个尾数是6688的手机号码。

王禹已经洗过澡,七月份的拿骚气温较高,空气亦干燥,虽在绿荫遮蔽的乡下农场,但也感觉不到多少凉爽。屋外不断传入的蛙声和夜虫的啼鸣虽让人能感觉到夜的寂静,但同时亦有一种被噪音骚扰的烦躁。

王禹在晚餐时喝了几杯洋酒,因洗了澡,又出了汗,这时又想喝一点,他叫了一声菲儿,让她倒点酒来。菲儿正卷曲着身子躺在一块厚厚的波斯地毯上听着音响里的乡村音乐。唱歌的显然是黑人,声音亢奋,充满了激情甚至饱含着焦渴的情欲。

菲儿懒洋洋地为王禹倒了酒放在他面前,然后便又在地毯上躺下了。她穿着一间短款的丝质小衫,两条修长的腿在地毯上叠成了双层的三角形,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股间那条比拉链宽不了多少的亵带。如果在未出事的时候,王禹会为这条窄窄的亵带而难以自持,但这段时间,他却少有这种兴致了。并且,无论菲儿怎样有意或无意地挑逗,都只能引起王禹的烦躁。菲儿在心里暗暗叫苦已非一日。

王禹喝了几杯酒后仍是打不起精神来,他知道后半夜又必会与失眠这个混帐为伍,便又吃了几粒安眠药,他想让自己好好休息一下,考虑的太多,人难免会累。他没理会仍躺在地毯上听着黑人兄弟抒发情欲歌声的菲儿,自己进了卧室。少顷,便传出了沉重的鼾声。菲儿听见了,她懒懒地坐起来,用双臂环抱着双膝,想入非非地盯着未拉上帘子的窗外。夜很黑,很静,像假面一样在高远处无限伸延开去。半圆的月似一片高贵的补丁,在众多小块闪光的补丁间显示着自己的与众不同。是啊,如果说白昼的补丁是太阳的话,那么到了夜晚,最醒目的自然就该轮到月亮了,然而,这块夜的补丁却也是太阳的延续。那么像菲儿这样的漂亮女孩呢?她们都是王禹这类人口袋里钱币的奴隶。那么,她们的叹息亦就不足为惜了。

菲儿走出了小楼。这座二层小楼的外部全部是用石头砌得,表面上看去很质朴,且石头上有异色和不同的纹路,门窗和屋顶则用的是质地很好的木料,很漂亮。屋内地板和墙壁全部用木料贴面,非常讲究,舒适。巴哈马的经济不是很发达,但发展的较稳定,不属于那种令人眼花缭乱,喘息难匀的泡沫张扬。所以,这个国度的物价亦相对稳定且合理。故,王禹投资这个农场亦不过用了几百万人民币,但已是像模像样了。

离小楼几十米开外处有一排砖结构的平房,是下人住的。再往远处则是饲料库和棚圈。菲儿信步往下人住的那栋平房走去。这里常住的下人有七八人,多是中年男人,偶尔亦有女人过来探视留宿,但菲儿并不很清楚这些女人是什么人?她亦不怎么过问这些闲事。况且,她也很少独自过来,但王禹要来她是肯定要陪着。她偶尔过来住几天也是走马观花地看看,问问情况,有时亦能收点利润,但多数时是送钱过来。因为靠这个农场赚钱是不大现实,王禹当时投资这个农场也是意在其他。

菲儿这段时间实在是心烦意乱的难以言喻,性压抑更是铁的事实!她不知道王禹何以会一下子变得判若两人?一天神神叨叨地在各个角落里琢磨,自语。这个短粗胖的男人不会有什么吓人的病史吧?菲儿有时甚至会在心里凉嗖嗖的这样想。她本欲通过下人住着的平房走到那片开阔地上去。人工播种的草已经长得很高,并且开出了许多花卉,一团团一簇簇,尤其是在夕阳下的光环里显得格外好看,而在静谧无风的夜色中,更能闻到那一阵阵融在空气中的馨香。菲儿就是想去闻闻那股花草融汇成一体的香味……

返回,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猜你喜欢